SHARE

何兆麟,Alan是前香港單車代表隊成員,曾奪得中國全運會(2001)金牌及亞洲運動會(2002)銅牌,現為單車教練。

從小開始經常看奧運節目,當時覺得「上頒獎台真係本世紀最有型嘅事」,由此對運動的興趣油然而生。可惜,好景不常,發現自己沒什麼運動細胞。像乒乓球、籃球、游泳、跆拳道等等,全都試過,全都不通。直至中學搬家,乘車時間比踏單車還要長,所以就開始了騎車(單車)返學的日子。

中學時每日一放學,就騎著單車四處逛。然後就開始找比賽了,人生第一次上了頒獎台拿了人生第一個獎,這個獎改變了我的一生。從此出發,由香港賽事到國際賽事再到大型運動會,就這樣 步步地成了單車運動員。

其實在小時候,我玩什麼運動都不出色,人也不太自信,覺得自己什麼也做不好,所以學業成績也不理想。而自從我拿了這個獎以後,成績開始突飛猛進,覺得自己是有能力去做好一些事。還記得當時報紙上有關全港公開賽的報導只佔一小塊,我卻把它放大,給我的朋友看,那時候真的很開心、很有成功感。感覺自己既然能騎好單車,讀書一樣可以,於是便努力去讀書。尤其當時想玩好單車,而一部單車的價格也不便宜。家裡人當時也會像現在的家長一般,說如果你考到什麼什麼成績,我就給你買。

到我大了,因為單車所以學業成績好了,當我決定要成為全職運動員後,成績好反倒成了一個障礙。高中全級第一,會考19分畢業,是武狀元。身邊很多老師、朋友都會覺得這樣的成績讀大學不是問題,如果選擇成為全職運動員好像很浪費,反而是家人會支持我的決定。最後,經過一年的掙扎,中七(17歲)時投入到全職訓練之中。到後來不再全職踏單車,也用了5年時間完成了兼讀制的大學學位。

得獎固然難忘,最難忘的當然是全運會。而單車比賽其實是很有趣的,多日賽十分普遍。如果你曾聽過「環法」、「環意」這些比賽,當時我第三、四日已經撞車,半邊身子盡是擦傷。還記得每日起床出發,連續十幾天,因為膝蓋上有一個傷口,所以每朝都要「扯爆」傷口去比賽。自從經歷了這場比賽,就覺得共其他比賽很容易了。

我覺得香港其實需要有一間單車學校。就像我,回顧過去,從我自己學單車,到我拿了人生第一個獎,再到我加入香港代表隊。整個過程中,其實並沒有一個正統的單車教學。所以我認為有一間單車學校,去教你一些正規的踏單車方法是很有必要的。而且每一項運動對兒童的成長、發展乃至人生都有很大的幫助,因此我退役後,便決心開設一間單車學校。

而單車學校最大的挑戰是,香港比較少有這一類的訓練或教學班。所以在學校成立之初,我派發傳單時,人們經常會有一個疑問,「單車還需要學習的嗎?」,就像在非洲賣鞋的故事。從正面看,這是一個很大的商機。面對學生,我告訴他們學單車的先決條件是,不怕輸。就像我剛開始做單車生意時一樣,一開始可能你派100張傳單也沒有一個成功的個案,要不斷地面對失敗,而運動員的好處就是,不怕失敗。

學單車的小孩通常是4-6歲,而這時你已經開始有記憶,跌倒會感知到疼痛。小時候學走路,周圍會有大人看顧著你,即便跌倒也只是跌在護墊上,不會痛。但你學單車,你是真的會跌倒,真的會受傷,真的會痛。而我就會跟我的教練說,你可以在旁邊、可以支持他們、給予適當的指示,但能在跌倒後重新站起來的,只有靠他們自己,也只能是他們自己。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